移动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通知公告
您的位置: 首页> 校园文化
不必读书目|《我的心只悲伤七次——纪伯伦经典散文诗选》:让赞美的歌谣停留在唇间
作者:办公室 来源:昆明一中 日期:2017-10-13 点击量:529 字体: [] [] []

2015届校友袁唯私人藏书《我的心只悲伤七次——纪伯伦经典散文诗选》



1.

2012年,那时候我上高中,生命中为数不多的大好年华。那时候我课间顺着2楼到5楼每个班去收数学提高班的作业,每天中午一下课就跑去百年老厕旁边的广播站播音,有一点时间就站在5楼楼道吹风,企盼它把我带到更远的地方。

那时候人人说到爱,都是男男女女痴愿眷侣,流泪牵手和扇耳光。

然后有一天课间,我的耳机里滑入舒缓的轻音乐,一个温柔而棱角分明的男声带着流畅纯正的英文,滑入我的耳朵。它轻柔地抚摸着我的耳廓,然后流进我的心。

后来我才这道那是纪伯伦的《爱》。

纪伯伦1883年出生在阿拉伯黎巴嫩的一个小乡村里,幼年亲人早逝和妹妹相依为命被迫还债的经历,让他更深重地观察了解了社会和人性。我以为他的作品里会充满对社会和生活的愤怒,但是通读他的作品,没有。他用一个个精妙小巧的比喻,装进了“爱与美”,载着他流动而又深厚的期望,穿梭在他作品的字里行间。浪漫让他的文字轻松飞扬,而深厚的哲理则是他扎在大地的根基,稳若磐石。他和泰戈尔一样,被誉为“西方打开东方文学的一扇窗”。其中《先知》被认为是他的代表作,也在西方被称为“小圣经”。

2.《先知》节选

一位青年说,跟我们谈谈「友谊」吧。 
他回答说: 
    你的朋友是你需求得到回应的结果。 
    他是你爱心播种、感恩收割的田地。 
    他是你的食物和炉台。 
    因为你怀着饥渴来到他身边,你找他以求平静。 

    当你的朋友说出他的想法, 
你不怕自己脑中的「否」,也不会吝于说「是」。 
    他沉默时, 
你的心不停止聆听他的心声; 
    没有了言语,友谊中一切思想、一切愿望、一切期盼 
    都会带着无言的喜乐衍生,彼此分享。 

    你与朋友分开,不会难过; 
    他不在时,他身上最为你所爱的地方会更加清楚, 
就像在登山者的眼中,高山从平原可以看得更清楚。 
    除了加深心灵的深度外,友谊不该有别的目摽。 
    只求展露自己的秘密的爱不是爱,而是撒网: 
只会捕到无益的东西。 

愿你最好的一切留给朋友。 
他若须知道你的低潮,也让他知道你洪流滔滔的样子。 
你打发时间才找他,你的朋友算什么? 
永远用你生活的时间去找他。 
他该填补你的需求,不是你的空虚。 
友谊的甜蜜中但愿有朗笑和乐趣的分享。 
心灵从小事物的露水中发现黎明,又焕然一新。 

 

高中就经常被朋友的事情困扰。女生之间总是会有事后嚼耳朵、造谣、集体孤立的事儿,有的文科班朋友还会发展到故意拿东西的境地。

有时候我也不知道“朋友”意味着什么,身为朋友,我们应该做什么,我们又该期望什么。

每当我有困惑的时候,总是会翻开纪伯伦。

 

“朋友是你需要得到回应的结果。因为你怀着饥渴来到他身边,你找他以求平静。”

“永远用你生活的时间去找他。他该填补你的需求,不是你的空虚。”

“除了加深心灵的深度外,友谊不该有别的目标。”

 

   这位跨越一个多世纪的老师告诉我,当你行得正端得平的时候,那些污蔑诽谤和生事的人,根本不是我想要找到的朋友。他们是荷花旁边流过就会沉下的淤泥。

我的真正的朋友会像是食物和灶台,能够听懂我沉默中的语言,将了解或陪我走过低潮和洪流滔滔,将和我分享生活中闪闪发光的点滴露珠。

而我,会一样地将我最赤诚的友情,和值得他的一起放上高高祭坛,从彼此心灵的深泉中汲取甘露,除此之外也不需要别的什么了。

而现在,我要等,我要把自己也变成一口甘甜的深井。

 

3. 《沙与沫》节选

我曾经七次鄙视自己的灵魂
·卡里·纪伯伦
第一次,当它本可进取时,却故作谦卑;
第二次,当它在空虚时,用爱欲来填充;
第三次,在困难和容易之间,它选择了容易;
第四次,它犯了错,却借由别人也会犯错来宽慰自己;
第五次,它自由软弱,却把它认为是生命的坚韧;
第六次,当它鄙夷一张丑恶的嘴脸时,却不知那正是自己面具中的一副;
第七次,它侧身于生活的污泥中,虽不甘心,却又畏首畏尾。
Seven times I have despised my soul:
The first time when I saw her being meek that she might attain height.
The second time when I saw her limping before the crippled.
The third time when she was given to choose between the hard and the easy, and she chose the easy.
The fourth time when she committed a wrong, and comforted herself that others also commit wrong.
The fifth time when she forbode for weakness, and attributed her patience to strength.
The sixth time when she despised the ugliness of a face, and knew not that it was one of her own masks.
And the seventh time when she sang a song of praise, and deemed it a virtue.

 

这是在我大学以来写在床头的话。是对自己的警示。

康德认为,人性是如此高贵因为理性从中生长,而人性有时如此软弱,因为它不敢于践行心中的道德律,有时甚至以自爱的名头忽视它,用兴趣、需求和偏好来代替它。而我想,纪伯伦就是在他人性软弱的时候这样鄙视着自己,但又正是这样的鄙视凸显了他的理性,让他显得高贵无比。

在你逃不开的自由里,你可以选择安逸舒适的路,但你会错过你本可以登上的山峰,错过你本可以看到的瑰丽世界;

在犯错时你可以选择宽慰自己减轻内心的苦痛,但殊不知这痛苦就是把蚌壳里本是泥沙的你打磨成珍珠的过程,这筛打使你的心灵变得圆润纯洁;

在左右摇摆进退两难的时候你可以选择犹豫和试探,但最终两边你都只有浅尝辄止的欢乐,没有纯粹深刻的体验。他告诉我要勇敢选择,不回头。

4. 《我的心只悲伤七次》

这本散文诗选是纪伯伦《先知》和《沙与沫》的合印冰心译本,中英对照,在读中文的时候可以参考英文,有时候英文版会更有韵律美也有更开阔的意境。

这本书适合饭后10分钟不想背小甘的时候来滋润一下心灵,也适合烦躁苦恼的时候去汲一捧灵泉。不适合大段大段地像小说一样的读。它可以给你一些写进作文的有高度的立意和观点;可以让你开拓视野,给你不一样的人生观;或许你也会像我一样,在书中找到一个穿越时间的老师和朋友,有深邃的智慧和谦卑的姿态,慢慢陪你成长。

5. 精彩段落选读

《沙与沫》

仅仅在昨天,我认为我自己只是一个碎片,无韵律地在生命的穹苍中颤抖。现在我知道我就是那穹苍,一切生命都是在我里面有韵律地转动的碎片。

他们在觉醒的时候对我说:“你和你所居住的世界,只不过是无边海洋的无边沙岸上的一粒砂子。”在梦里我对他们说:“我就是那无边的海洋,大千世界只不过是我的沙岸上的沙粒。”

只有一次把我窘得哑口无言,那是当一个人问我“你是谁?”

一粒珍珠是痛苦围绕着一粒沙子所建造起来的庙宇。是什么愿望围绕着什么样的沙粒,建造起我们的躯体呢?

当神把我这块石子丢在奇妙的湖里的时候,我以无数的圈纹扰乱了它的表面。但是当我落到深处的时候,我就变得十分安静了。

给我静默,我将向黑夜挑战。

当我的灵魂和肉体由相爱而结婚的时候,我就得到了重生。

《先知》 
论爱 
当爱召唤你时,跟随他, 
尽管他的道路艰难险阻。 
而当他的翅膀环抱你时,依从他吧, 
尽管羽翼中藏着的利刃可能会伤害你。 
当他同你讲话时信任他, 
尽管他的言语会粉碎你的梦幻,就像北风吹荒了花园。 
因为爱虽然能为你加冕,却也能将你钉在十字架上;他虽然能让你生长,却也能将你刈剪。 
他虽然能攀升到你的高处,抚弄你颤抖在阳光中的叶片,
却也能沉降到你的根部,撼动你附着在泥土中的根须。 
他将你像谷穗一样捆扎起来。 
他舂打你使你胸怀坦荡。 
他筛分你使你摆脱无用的外壳。 
他碾磨你使你臻于清白。 
她揉捏你使你顺服。 
然后他用他神圣的火焰来处置你,使你成为神圣宴上的圣餐。 

所有这些都将是爱对你的所为,以使你知晓你内心的秘密,而那认知会让你化作生命内在的一部分。 
但是倘若你在惧怕中只愿寻求爱的宁和与爱的欢愉, 
那么你最好遮掩起你的赤裸逃离爱的谷场, 
在没有季候的世界里,你能笑,却不能开怀,你能哭,却不能倾情。 

爱所给的仅是他自己,他所带走的也仅是他自己。 
爱不占有也不被占有; 
因为对爱而言,爱已足够。 

当你去爱时,你不要说“神在我心里”,而要说“我在神的心里”。 
也不要认为你能指引爱的行程,因为爱,倘若他发现你够资格,他会引导你的路途。 

爱没有其他所求,只愿成全自己。 
但倘若你去爱,就必定有渴望,让这些渴望是: 
融化为奔流的小溪,在暗夜里唱诵欢快的曲调。 
体味出过分温柔中的苦痛。 
让你对爱的理解伤害到自己, 
并心甘情愿地流血。 
黎明时怀着飞扬的心醒来,致谢爱的又一天, 
正午时沉醉于爱的狂喜中休憩, 
黄昏时带着感恩归家, 
然后在内心为所爱的祈祷中入眠,让赞美的歌谣停留在唇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