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通知公告
您的位置: 首页> 校园文化
她已然成为一种符号,难以摆脱
作者:办公室 来源:昆明一中 日期:2015-09-02 点击量:22472 字体: [] [] []

校友:玄英之溦


一中是我遇到的最温柔也是最有气度的学校,京城混迹四年,遇到形形色色的人,虽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但那种骨子里的厚重与温柔,却鲜有遇及。高一期间住过校,几乎每天早上都能看到女生把吃剩了的早点带给猫,有时候那猫还有牛奶喝,而且是专门盛在从中间剪开的牛奶盒里的——我当时早上都不喝牛奶的,那猫比我待遇还好——但是那一幕真的很温馨。

      后来五道口职业技校(清华昵称)的“猫馆长”去世,震动京城高校圈,看到朋友转的怀念猫馆长的博文,再回想起多年前在一中看到的那一幕,不得不为这些百年名校们深埋骨中的人文精神所感动。一中一度就是个动物园,各种松鼠,各种阿猫阿狗,伴着那些比我们还老的参天大树,那些三年的日子就是种莫大的享受。

       为什么要读书是一个很古老的问题了。一直到几年前我都无法给出一个能够让自己满意答案。然而后来经历的种种人和事,让我逐渐看到读书不过是为了帮助人看到事物精微的一面,从而去懂得去欣赏深藏在这个世界中的美学价值。这个答案可能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发生变化,但是现在这个答案已然让我感到满足。虽自知并非善类,但一中一直是我反思自己成长的的一面镜子,我珍惜它带给我的那种温厚的感觉,而我也害怕失去那种感觉,不过我觉得自己还算幸运,虽说四年的一些经历让人变得有些愤怒甚至乖戾,可周围总有正直善良的朋友时不时蹦出来调戏下自己。

       今年寒假回了趟学校,绕了学校侦查了半圈跟朋友翻墙进的,地形变化略大。想象一下两个残废翻墙纠结的样子,一个髌骨软化,一个腰椎间管破裂旧伤复发刚做完康复,坐在被封死看不到大操场的长廊跟朋友抽了根烟,出来还差点被保安报警。回京跟另一个朋友喝酒时说起高中三年和后来这狗血的一段“残废翻墙记”,她也讲起来她的高中。这位朋友在法国读的私立高中,中途辍学来大陆高考,学校还时不时发邮件给她,告知她学校的新变化,哪新修了一个喷泉这样的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跟她汇报,还随时欢迎她回学校看看,瞧着她一脸炫耀的德行,真想一杯龙舌兰直接泼她脸上。

       一中有些人,想起来就很暖心,看水房的老爷爷,被扔进过沙坑的灿东哥,保养超好的昆华,烟瘾超大的高云。那老爷爷每天都笑呵呵的,还帮人打水,路过的女生都会跟他“爷爷”“爷爷”地喊,水房爷爷在那一声一声地应着,听说他是以前一中的老师,我没专门打听过。灿东是个好校长,自主招生的时候找他签过字,只有一面之缘,他说了一句鼓励的话,我已经忘了具体是什么了,可是那种暗喜我还记得。昆华应该还是那么帅气,每天把自己搞得油光水亮的特有精神,时不时带着她的小女儿在学校里逛。高云,话说高云怎么样了,他太沧桑,太显年纪,看得我有时候都不忍心,还有他也该少抽点烟了,这话可能有点不恰当,因为我现在抽的也很凶....

      很赞同李隽说的。“她已然成为一种符号,难以摆脱”。

      也无需摆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