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通知公告
您的位置: 首页> 校园文化
我和一中有个约定
作者: 来源:昆明一中 日期:2015-06-05 点击量:15011 字体: [] [] []

我和一中其实是有个约定的,这个约定从入学之初就机缘巧合地定下了,以至于我考上北大那一天,算是实现了一半。

普希金说过:”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悲伤,不要心急。“

初入校园时,最迷人的地方是幽静的桃李园,曲径通幽的英语角,质朴的教学楼,回环的走廊。这些都为我潜心求学渲染了一种颠扑不破的平和心境,也许从那一刻起我便觉得这个地方就是给人读书的地方,就是再平庸的人在这里熏陶几年出去也是满身书香的罢。这其中最妙的一笔却是那个藏头藏尾的高一9班的教室,教室门口出其不意地有一块小空地,随心随意地生长着一丛丛似韭菜的野草。于是,所有人都把这里当作是走廊的出口,却万万没想到藏在身后的高一9班,这就是我高一一年蜕变的地方,我记忆最深刻的地方。

这个隐秘的小空间似乎就是天设的书院,左邻树林,偶有小松鼠攀越到阳台上探头探脑。右边一小畦野地,隔开了走廊上熙熙攘攘的不成熟的喧哗,在这里面发生了很多对我意义重大的事。第一堂班会课,在讲台上,我杵着下巴崇拜地听着当年文科状元赵婕波澜不惊的“经验分享”,心里涌起千层浪,我觉得那是自己永远攀不到的高度,却又异常的激动,一股追随之情油然而生,一个约定在心中悄悄成型——也许我踮着脚尖够一够,也可以的,一中,请帮我,扶我一把,让我踮起脚尖看看更广阔的世界。

这算是跟一中约定的雏形吧,随后的日子里,早上步伐匆匆赶去教室伴着一路树上叽叽喳喳的鸟鸣。教室里身处于一群清一色校服的我们中间的老师总是那么高大潇洒,虽然性格都是迥然不同的。记得班主任兼数学老师顾老师笑眯眯的脸庞白里透红,全身上下充满了活力和亲和力在讲台上一遍遍说着:“注意啦,下面都是我自创的一套秘诀。”记得英气逼人的语文老师张老师虽然都快要退休了,但是一抬手,一投足之间都是一股饱读诗书的儒雅,她老说:“这一段话,要仔细抠一下,抠一下。”以前不太懂,现在是越来越觉得书是拿来品的,不是拿来读的,而品,就是这种字斟句酌的“抠”的精髓。英语老师朱老师我们都亲切地叫她“朱孃”,她厚厚的眼镜片根本不可能阻挡了那后面的最温和的目光,她总是和我们说:“英语学的是语感,不是语法。”这句话受益匪浅呐,时至今日每当和外国同学交流时我的优势往往显现出来,他们都觉得我的英语自然真实地道,不是一词一词堆积出来的。还有很多非常优秀又有个性的老师,譬如喜欢抽烟,讲话优哉游哉的化学老师高老师,譬如“游戏物理”将物理变魔术似的变得充满了乐趣的物理老师胡老师,还有严谨认真讲话一字一顿掷地有声的生物老师何老师。这些一点一滴都如同时光定格一样装裱在大脑中的展廊里,即使将来也不会褪色,我想这些深刻的记忆正是因为一天天朝夕相伴和真诚关怀中形成的,我的约定在这一群群指路人中渐渐明晰了起来。

最后不得不提的是一中那一片场面长满茸茸绿草的大操场,我高三的时候其实心理压力是很大的,那时候唯一最放松的时候就是傍晚时分太阳快落山之际,趁着那份朦胧柔和的光感和不再闷热的温度,我或散步,或慢跑,看着开阔的天,开阔的一切,我心里总是默默地吟诵着普希金的诗: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悲伤,不要心急。生活其实并没有欺骗我,只是会有一些小挫折,只是会有些小纠结,但是只要我继续保持平静和努力,总有一天是可以戳碎谎言的。我并不是自己想通这件事情的,而是因为每次我难过的时候都会看到很多老人互相搀扶着往前走,我就想他们一定经历过很多事情,都还能这样笃定而坚持地往前走着。还有那些嘻嘻哈哈在球场上踢球的少年是那么的有活力,这些都是一中广包的内涵,博大而充满生命力。于是我那一刻与一中约定——博雅塔下求博雅,未名湖畔誓有名。

2011届校友 吕丹妮

2015年312日晚写于北大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