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通知公告
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动态
昆一中校歌——《昆华校歌》全球首发!
作者:办公室 来源:昆明一中 日期:2018-03-06 点击量:4862 字体: [] [] []

此刻之前,昆一中没有校歌,在此之后,昆一中有校歌了!

该是怎样一首歌,才能经久回荡于昆华园?


《昆华校歌》词作者:

龚自知(1896-1967),云南大关人。著名教育家。上世纪二十年代,曾任教于云南省立第一中学校(今昆一中),担任国文教员。1917年龚自知于北京大学预科毕业回昆,依照《新青年》创办《尚志》,龚自知为主要撰稿人。这份杂志发表过介绍俄国十月革命的文章,转载过李大钊的《鲍尔什维主义之胜利》全文。1920年,参与《民觉日报》筹编工作。当时唐继尧连年用兵,民不聊生。龚自知先后于《民觉日报》发表《英雄政治下面的平民政治》《打破现状,与民更始》以及一些批评唐政权的文章。自1922年起,历任昆明市市政公所教育课课长、云南省政府秘书长、省教育厅厅长。倡导教育兴滇,推动教育立法,争取并实现教育经费独立,重点发展师范教育、民族教育、民众教育,先后建立了农、工、中、师4个中等学校,并在边地创办25所省立小学。1949年初,参与云南和平起义的准备工作。先后任西南军政委员会委员、云南省人民政府副主席、副省长等职。


《昆华校歌》曲作者:

尹小珲,“当今乐坛备受瞩目的中国小号演奏家、指挥”,著名艺术活动策划人,文化部专家。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小号副首席、CCTV-中国十大小号演奏家、中国音乐家协会小号联合会副会长、国际小号协会会员,国家公派赴美高级访问学者。1996-2002年就读于昆明第一中学。2002年以全优成绩考入北京中央音乐学院并获奖学金,其间连续六学期专业考核铜管组第一名并成为该院历史上第一位获得“YAMAHA音乐奖学金”的小号学生,2006年获EOS交响乐学院院长、著名美籍华人指挥家胡咏言先生特批全额奖学金进入EOS交响乐学院学习,同年考入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开始其职业生涯。尹小珲少年时代师从小号演奏家王旭先生、指挥家刘元屏先生,自1998年起随世界著名亚裔小号演奏家、中央音乐学院博士生导师戴中晖教授学习,后在上海随著名指挥家、上海音乐学院指挥系主任张国勇教授学习。尹小珲领衔的中国国家交响乐团铜管五重奏是当代中国管乐的一张响亮名片。作为独奏,合作过的乐团包括中国爱乐乐团、北京交响乐团、中国青年交响乐团、EOS室内乐团等,作为音乐会第一小号合作过的乐团包括美国费城管弦乐团、辛辛那提通俗管弦乐团、小泽征尔音乐塾交响乐团、新加坡交响乐团、中国爱乐乐团、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韩国KBS交响乐团、釜山爱乐乐团等。参与录制了包括2008北京奥运会、APEC峰会、G20元首峰会、金砖国家领导人会议等重要活动以及英国BBC纪录片《神奇地球II》中国影视《少帅》《师父》《烈日灼心》《亮剑III》等音乐的小号Solo原声,其甜美悠扬、具有丰富表现力的小号乐音令人难以忘怀。他在指挥方面的才华同样受到音乐界的关注,在与小泽征尔、洛林•马泽尔、罗日杰斯特文斯基、大卫•金曼、米歇尔•普拉松、阿什•肯纳齐、丹尼尔•哈丁等大师的合作与学习中更使其受益匪浅,其指挥风格热情洋溢而不失稳健细腻。近年来参演音乐会千余场,从克里姆林宫大剧院到北京国家大剧院、从柏林爱乐大厅到东京三得利音乐厅、从美国林肯艺术中心到悉尼歌剧院,音乐足迹遍及欧、美、亚、澳大陆的各主要国家和地区。


《昆华校歌》,古老而青春。八十多年前,这首歌曾是昆华中学(今昆一中)的校歌,湮没无闻半个多世纪,如今又成为了昆一中的校歌。《昆华校歌》,复古而现代。其词作于八十余年前,饱含浓浓古意,典雅朴实,言简意赅,却含蓄隽永;其曲重谱于今日,悠扬动听,又特意留存了上世纪的款款风致。

《昆华校歌》,寥寥数言,七十余字,却寄寓深沉。一言一语,道出了求学为人之真谛,是八十余年前昆华中学教育所宗,一字不易,却也暗合八十年后昆一中育人之旨。精神血脉,虽历百年,犹有回响。此中,可以深切感受昆一中校史之渊远、校风之真纯,可以窥见一代代昆华学子的精神肖像,他们的风姿,他们的气质。

“滇南首郡,桃李成荫,一堂师友,亲爱精诚”,遥接2500多年前《诗经》的四言之美。曲调深情舒缓,在当下的浮躁中给人一片宁静。“滇南首郡”,校史之悠远,悄然注上心头。昆明为滇郡之首,昆华为新学之先。创建于1905年的昆一中,跨越了三个时代,三易校址,七次更名。时在19121932年,学校位于文林街,校门前有照壁,照壁前有“滇南首郡”牌坊。揽地形之胜,不止于此。滇池水浩渺,荡涤心胸,五华山岿然,陶铸品性。人文萃聚,吾校居中而立。地杰,然后人灵。于是,昆华才俊,济济堂堂,相亲爱,相赤诚,师友怡然。“一堂师友”典出黄宗羲对明末东林书院的评价:“一堂师友,冷风热血,洗涤乾坤”。彼时民族危亡之际,移之于昆华,其对昆华学子之冀望,自不待言。锤炼身心,成长之础石;智识和修养,成才之两端,此是学校一贯推重。“学和养,真且纯”,仅用六字,道出了昆华学子之风貌。“真”和“纯”,既是学问上的一心贯注,又是修养上的纯真,就如李贽所言,昆华学子保持一颗“绝假纯真”的“童心”,以赤子之心,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练好我们的心,练好我们的身”,直指中学生的两项基本任务:“练心”“练身”。所谓“练心”,就是精神上的熏陶,即“文明其精神”;而“练身”则是身体之锻炼,亦“野蛮其体魄”。这两句与毛泽东1917年所写《体育之研究》中“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异曲同工,无论是那段救亡图存的艰难岁月抑或当下,身心俱练都是我们的矢志追求。修业养德,身心健康,昆华人又不限于此,志在“成己成人”,不断自我完善,修身以成己;养成理性的认知,积极的社会责任感、使命感,坚定的意志,材全德备,推己及人,成就理想人格,这才算是“成人”。使民族复兴,使群体奋发进步,这是身为其中一份子的我辈之责任,而培养具有良好素质的合格公民,这也是我校的终极目标。如此,方不负昆华之名,如此,我们才无愧于一名光荣的昆华中学生。

辞之谆谆,心不能忘,常思之,常歌咏之。这不仅是一首校歌,更足以作为我辈毕生为人治学的准则。

我不知道七八十年前是谁最后唱起这首歌,终于寂然,我只知道这一次,我将唱响它,终至喧腾。


特别鸣谢:郑海腾 沈涛 胡新荣 刘晓燕 余佳 谢衠 阿苏晓青 达思宇 张繁灏 郑久福 彭程 张蓓等

《昆华校歌》书法抄录:德育副校长施荣鸣